/ 闲谈

春节

  • 放炮的太多,老百姓放炮是为了吓跑怪兽,是为了迎财神、送穷神,等等各种说法,但是老百姓始终没有得到长者的教诲,不知道“闷声发大财”的道理。
  • 抢红包实在是太没劲了,主要是因为红包太小了,另外一个原因是“口令红包”很恶心,只有精神病才总发“口令红包”。不过在红包这方面,再蠢也蠢不过支付宝。
  • 多年以来头一次,除夕夜不到 12 点就去睡觉了,头疼,无关春晚是否无聊。年年喷春晚,人们也够没劲的,干点什么不好。
  • 学人家看了看经济学人的文章,内容长、生词多,手指划拉好几下,滚动好几屏还不见底,让人心生绝望。
  • 随着步子迈得越来越稳,孩子对世界的好奇也表现地越来越明显了。通俗的来说,太调皮任性了。大人和还不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小孩,由于无法进行对等的交流,导致了战争的出现,就像很多其他战争产生的原因一样。
  • 通过我的研究发现,对待孩子,最惯用的方法是欺骗、或者任其放肆、或者强烈对抗,并且有各种理由,“孩子还小,不能凶他”、“你这是在惯孩子”、“不骗他他就会一直闹”,所有这些方法的目的,说到底,是为了自己的方便、省事,换个高级的词汇,这是对自己来说最经济的做法。
  • 看上去最不经济、最费时间、最没有用的做法,“我要跟他讲道理”,大家可以试一下。
  • 放炮的还是太多,如果有因为放炮放进了医院或者被罚了钱甚至进了监狱的新闻,欢迎给我看看,让我高兴高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