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闲谈

幻觉

下班回家,走进小区,摸到兜里钥匙的时候,忽然意识到,这钥匙扣从好几年前就开始用了。

我有一个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红得彻底的马克杯,一个奇怪的域名。杯子比那钥匙扣的存在时间还久些,那域名比杯子的历史还更久些,大概七八年了。

这让我不得不承认时间过得很快,毕竟不仅这些久远的事物在证明这一点,眼下也有,每到周五就会感觉这一周过得很快,到了星期天晚上,那就更了不得了。

博客的上一篇文章是 10 月份,距今已经四五个月,大有可能达到半年不更新的地步。

但是为什么感觉春节距今已经很久了。

大概这就是幻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