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cent posts

Tiny Tiny RSS

Google Reader 死后的一段时间,我试用了好几个 RSS 阅读器,期望能够代替它,最终是 Inoreader 胜出。一直到上周,我把 Inoreader 换成了自建的 Tiny Tiny RSS:一是因为 Inoreader 的速度不太理想,二是 Inoreader 免费版的各种限制和广告。 Tiny Tiny RSS 的安装没有什么坑,主要参考了这几篇文章 官方的安装文档 DigitalOcean 社区的教程 How To

幻觉

幻觉

下班回家,走进小区,摸到兜里钥匙的时候,忽然意识到,这钥匙扣从好几年前就开始用了。 我有一个上上下下、里里外外红得彻底的马克杯,一个奇怪的域名。杯子比那钥匙扣的存在时间还久些,那域名比杯子的历史还更久些,大概七八年了。 这让我不得不承认时间过得很快,毕竟不仅这些久远的事物在证明这一点,眼下也有,每到周五就会感觉这一周过得很快,到了星期天晚上,那就更了不得了。 博客的上一篇文章是 10 月份,距今已经四五个月,大有可能达到半年不更新的地步。 但是为什么感觉春节距今已经很久了。 大概这就是幻觉。

对 Google TCP BBR 的浅薄认识

关于 Google 发布的新的 TCP 拥塞控制算法 BBR (Bottleneck Bandwidth and RTT) 的一些记录,仍然在学习中,难免有误解。之后会持续修正和完善。 网络链路上的包比较少时,道路很通畅,这个阶段,对于一个 TCP 连接来说,它的速度由这个连接两端之间的距离决定,也可以说是由 RTT 决定。当发包速率变大,把道路基本上填满了之后,这个阶段,带宽的大小决定了这个连接的速度,这时两端之间可能就会有包要排队,延迟时间除了 RTT 还有排队时间。 BBR

练习写作

练习写作

写作这个词太大,就叫“写东西”好了。 不少人写东西会到两个极端附近:一个是干巴巴,非常枯燥,让人看不下去,没有考虑读者的感受;一个是各种堆砌各种词汇,看上去富丽堂皇,第二眼就知道有多空洞。 还有一种更可恶,废话连篇,跟文章无关的内容不断出现,似乎是不舍得删掉自己写出来的东西,似乎是想表现出自己的某种特质,但是这完全牺牲了文章的可读性。 写东西的大原则: 写东西要有热情,要尽量通过清晰的文字让读者感受到自己的这种热情,让读者能够读下去。这里说的是技巧方面; 思路要清晰,要像做数学题、写代码一样有逻辑地思考,写出来的东西要清晰、简洁。为了达到简洁的目的,要把每个句子反复修改,不要有拗口、不通顺的句子; 把不必要的词通通删除。

守望者

前几天,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 Bob Dylan。我第一次有意识地听到他的歌是在电影《守望者》里,片头的配乐是 The Times They Are a-Changin’。 这部电影的剧场版票房和口碑都不怎么样,后来的导演剪辑版收获了一些好评。不论电影总体质量如何,这个片头绝对是经典。真实和虚构的历史穿插,载着原子弹的飞机、庆祝二战胜利、年轻人的反战运动、古巴导弹危机、肯尼迪被刺杀,安迪沃霍尔和波普艺术、以及守望者各个成员的起落,在名为 The Times They Are a-Changin’ 这样一首歌的时间里,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时代在变革。

《1984》

很惭愧,这本大名鼎鼎的小说,我前几天才读完,断断续续花了大概二十多天。《1984》担当得起“神作”之称,我在豆瓣打了四星。 乔治·奥威尔在 1948 年写下这本书,然而书中不少内容让人惊叹,简直是“神预言”,所以它确是神作。但是除此外,我并不太喜欢这本小说,故事没有新意,对我的三观塑造也没有任何影响。作者真正要向读者说的东西,早就被其他各种书影音作品“剧透”得底朝天了。 毫无疑问,这些书影音作品也都受了《1984》的影响,所以它的地位完全不会动摇。 看书过程中,我想起两部电影:《撕裂的末日》